梁龙:曾被王菲倒追,中国唯一的摇滚教母,唢呐一响,嗨翻全场

“本是天上逍遥仙,我落人中然自在”,唢呐一响,梁龙唱出了真正的醉生梦死,他是02年北京圈子里最叫好的乐队二手玫瑰的主唱,这个桀骜不驯满嘴大碴子味儿的糙男人,你能想象吗?他曾与天后王菲处对象,现在为了打入年轻人市场,成为了摇滚界的美妆博主。

梁龙:曾被王菲倒追,中国唯一的摇滚教母,唢呐一响,嗨翻全场

绿色的貂皮大衣,花色蕾丝旗袍裙,这是梁龙“大闹”54届金马奖时的的雷人妆容,在场的各位坐在亮堂堂的座位上,哪见过这场面?野蛮。不过喜欢二手玫瑰乐队和喜欢梁龙的粉丝们,早就对这样的造型见怪不怪甚至是痴迷到疯狂了。

梁龙的演唱风格和妆容衣着,极具民族性和地域性。参考了传统曲艺中的旦角精髓,他男扮女装,常常浓妆艳抹,乐曲创作的素材,结合了东北二人转的经典特色,唢呐与锣鼓齐鸣,直接炸裂全场,他与只拿着麦克风靠嘶吼表现情绪的歌手有着直接区别,戏曲、二人转元素给他的表演增加了张力和感染力,给观众在视觉和听觉上带来双重震撼,加上歌词里对时代和社会的黑色幽默,内涵丰富,让他的乐队未发专辑时就已经大火。至于为什么愿意被称作是教母,梁龙说,因为摇滚界教父太多了,我只好做摇滚界的教母。

梁龙:曾被王菲倒追,中国唯一的摇滚教母,唢呐一响,嗨翻全场

曾经二手玫瑰乐队因为改编了beyond的两首歌,被beyond的歌迷骂下舞台,批评声普遍觉得用唢呐、二人转这样土味的元素翻唱歌曲,是对音乐的一种“亵渎”。这样的声音不绝于耳,有人认为梁龙的摇滚乐是小众艺术,靠俗到极致的品味不断刷新歌迷的底线,不知道他们到底火在哪里?那二手玫瑰乐队,真的是少数人口中的“廉价消费品”吗?不是的。

它是两岸三地电影界公认最高华语奖项金马奖的受邀乐队,也是2016年新西兰的Lantern Festival上唯一受邀的中国文化部乐队,也就是说,专业角度来讲,二手玫瑰,或者说梁龙的作品是得到过专业认可的。梁龙的作品《采花》、《仙儿》、《伎俩》、《允许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》等都是歌迷们为之疯狂的经典,甚至他还创作了电影《煎饼侠》、《疯狂外星人》的主题曲,无论是昨天还是今天,他的歌曲都是能被时代和大众所认可和接受的。

梁龙:曾被王菲倒追,中国唯一的摇滚教母,唢呐一响,嗨翻全场

2003年,梁龙和他的二手玫瑰刚刚有点起色时,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位小迷妹,说想要他新发行的摇滚cd,这位小迷妹就是天后王菲。能得到女孩的青睐,本就狂野的梁龙自然十分高兴,但相处下来他就发现两个人根本不是一路人,有天晚上他送王菲回家,王菲问他住在哪?梁龙说“望京”,女孩就问了一句“望京是哪里的别墅?”这样的话让梁龙被一盆冷水泼醒,他沉默了一路,那天之后两人的露水姻缘便了结了,也是那天开始,梁龙逐渐对钱,名利敏感起来。

乐队成立是在1999年,但真正火起来,却是在2003年左右,在此之前,梁龙一直是活在摇滚界的怪咖,他时常遭受别人的冷眼和嘲讽,但那又如何?梁龙依然是我行我素,坚持走自己的风格,这才让自己的乐队在摇滚乐里玩出了名堂。

梁龙:曾被王菲倒追,中国唯一的摇滚教母,唢呐一响,嗨翻全场

时代终究是在变换,曾经的队员迫于生活压力退出,乐队反反复复重组了许多次,梁龙也逐渐发觉他的创作能力,早就大不如从前。想起当年王菲的那句话,一股人到中年不由己的伤感让这个曾经不惧世俗眼光的男人,被生活压低了头。他开始尝试走进年轻人的世界,不过是为了一个钱字。

梁龙:曾被王菲倒追,中国唯一的摇滚教母,唢呐一响,嗨翻全场

2019年,曾经的摇滚教母变身美妆博主的视频上了热搜,梁龙的微博瞬间涨粉三万,这让他哭笑不得,在节目中说,我那三十多万的粉丝,是辛辛苦苦二十年攒出来的,没想到一个化妆的视频,就让我有了三万的粉丝,这上哪说理去?的确如此,在信息泛娱乐化的今天,流量网红或者流量明星层出不穷,他们可能因为一句话一段视频瞬间涨粉千万,成为网友口中的“大V”,但这种泛泛而谈的兴趣,很快就会被下一个博人眼球的热点取代,这样的流量粉丝,失去了对梁龙以及他的音乐的纯粹的热爱,或许这三万次关注并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粉丝,只是代表着大数据时代的一种认可罢了。

梁龙:曾被王菲倒追,中国唯一的摇滚教母,唢呐一响,嗨翻全场

梁龙曾经解释过乐队名字“二手玫瑰”的含义,二手,是因为中国最早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摇滚乐,真正属于我们的只有京剧和二人转,梁龙创立乐队的初衷,只是想借着外国人的二手摇滚乐,把咱们自己的艺术发扬光大。玫瑰,则是象征他所追寻的美好的理想。所以说到这,您能理解他穿着看上去最俗的衣服,吹着听上去与摇滚最维和的唢呐站在金马奖的舞台上,不惧所有人的眼光,只是为了发扬中国文化吗?到底是仙儿落了俗套,还是俗套困住了仙儿?

发表评论